星焰君

刀男‖银魂‖黑执事||中土Tolkien||一家粉&永远的费诺里安||黑暗阵营

一点点瞎逼逼。
   因为顺便记梗,所以私心打个高银tag。
   重温这一集依然是截屏停不下来……著名的一场戏了,高银换刀play……简直了,这个场景简直了,光是再看了一遍截图都停不下来的激动。感觉能构思出这样不流俗不泛滥,力度却重击的场景,猩猩是神……
   莫名地对这样的浪漫毫无抵抗力。看过七七八八的很多欧美大片或者是日本舞台,很大的场景也有,但是莫名的这类浪漫的场景只有两个深深地印在了脑海里。有空可以写写两个paro下的高银。
    顺便记一下提到的其他两个感觉同等浪漫的印象深刻的场景,一个是加勒比海盗的bg,我忘了是第几部,场景是威廉和伊丽莎白卷入混战,两人双双右手持刀砍倒两侧的敌人,左侧面对侧身的站位,然后正好可以互相伸出左手搂腰,接吻……还有一个是王男2哈蛋打入敌营,两人打倒了所有敌人,最后收场的时候哈利给蛋蛋开伞挡住爆炸落下的狼藉的场景,woc此时无声胜有声啊!!!!简直是官方碾压同人系列!!!
     所以很想写这个场景的高银版了……大概会是铺垫了很多故事情节就为了最后突出这个场景描写了。

【刀剑相关】一点关于新选组和副长和兼桑的杂谈


高亮:这是个算是半考据半痴汉的文,各种夹带私货,个人感情……总之不喜请点叉【土下座】
中心思想:吹一发我岁,同时吹一下兼桑。

      刚才一个日语系的学妹给我发消息,说她文学课上正在做的一个课题她有点不太明白。那个文学作品写的是一个具有女性崇拜的纹身师,不惜采用各种不好的手段,在女性身上纹出代表着他心中“阴毒美”的作品,所以她理解不了这个主角的想法。我说这个套路常见啊。法国著名的惊悚片【香水】讲的也是一个主角差不多性格的故事。他们所信仰的是一个抽象的概念,所谓事物只是载体而已。她还是似懂非懂,我就说拿咱们俩都比较熟的新选组举例吧。
    这世间大多数的崇拜,其实更像是把自己的希望和梦想寄托在了一个载体上,因此“载体”是一个关键词。就比如新选组的“诚”,所谓“士道”。司马辽太郎的燃剑里面写了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细节,芹泽问土方你把士道挂在嘴边,那你究竟知不知道什么是士道。土方当时好像是没回答出个所以然来【记不清这点了,有空重温一遍。我岁啊……这一点我真不想拿出来黑你的】。这样就不难看出了,土方——亦或是新选组所有人估计都没有一个概念。当然说句题外话,司马大大的文也不能当成完全的史实来看,毕竟这位新选组痴汉编起来也是很厉害的,比如是他开创了写总司必为病弱美少年,拿着菊一文字则宗的先河……
    好了上边废话太多了,分个段。个人认为无论是将军也好幕府也罢,是他们的“士道”的寄托而已。他们归根结底走的,还是自己心中的武士之路。尤其是在新选组后期,(按照薄樱鬼里面的分法就是他们换上洋服以后),这个现实就愈发明显。他们效忠的既不是德川家也不是松平容保,土方更不是为了什么虾夷共和国,说白了他们说到底还是为自己的信念而死的。这样一想又联想到薄樱鬼舞台剧斋藤一篇,角色歌的一句词“我将在此生存下去,作为武士活下去,只因信任着,我自己的流義”,这就很贴切了。
   我记得在lof上看到过一位太太对土方的评价,他其实是一个看不清时局的笨蛋啊,唯一的一点小聪明都用在了窝里斗上,就在最后死的时候算个男人。大概这种爱到深处自然黑的心态我们都有——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得以被历史铭记,被歌谣传唱,他才得以在无数个风云变幻的年岁依然被铭记。我岁啊……大概真的正是只有这样的悲剧美才能衬托出他独一无二的光华。
     所以作为他的佩刀的兼桑,大概性格上完全继承于他。兼桑语音中的两部分,帅气和强大正是如此得来。帅气嘛……兼桑/土方先生当然帅!被当时的人称作“能作为电影演员”的帅!仪表堂堂犹有如一位小大名的帅!走到岛原太夫都跟他后面跑的帅!(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至于强大,大概就是他自己秉承的信念。因为出身决定了自己不是武士,所以要“比武士更像武士”,所以要身心的强大。只有如此,才能绽放的华丽。
    啊总之让我痴汉一发,土方他有这——么好!兼桑他有这——么好!

啊啊啊啊练短刀晚的婶终于有了第一振极化的刀……
药总简直不能更帅了啊!极化回更可靠了!语音简直句句说到我心坎里去!特别有安全感!特别帅!
药总赛高!药总我给你打call!!!
(激动得发疯中

【源氏组】遥远岁月(上)

#刀剑乱舞 髭×膝
#战扩出了弟弟丸以后的产物,刷出他的语音和回想之后展开的脑洞。
#意识流注意。后期可能有r18描写

      他们的羁绊,始于千年之前。
      那是一个风雅却暗潮涌动的的年代,那是一个公家的和武家各树一织却又维持着和谐表象的年代;那是一个空气中都飘洒着歌谣与逸话的年代,总而言之-------那是源氏声势煊赫的年代。而于那时诞生的双生之刃,也注定如那个时代一般,华美却锋利,能吟咏于觥筹之间,也可杀伐于黑夜之中。
   “源氏的……重宝啊。”
    彼时的髭切和膝丸尚未完全领悟这一身份的全部意义。要做的事情便是随着主君出征或是去演武场,无事时便静静卧在奉刀室的朱鵺帐子下,身形交叠,黑白两色的狩衣的袋带子交叠在一起,拉长的影子映照在不远处刀架上的两把宝刀之上。膝丸呼髭切为兄长,如同在这御所内来来去去的各色冠着源氏的人们一样,而髭切也是乐于接受。他会眯眼笑着揉揉凑到自己身前的湖绿色脑袋,听他用着人类的亲族称呼叫着自己。
  “只是同时出于同一个工匠之手,用有着相似的外形,这样的我们 ……便可称之为兄弟吗?”
    他们两个都有着这样的疑问。然而每每看到对方无忧的笑脸或是安宁的低语,便会将几乎问出口的疑问轻轻咽下。因为这个时候他们会想,也许就这样下去就好了,就这样吧。有些事情还是不要问的太清楚的好,要做的便是任岁月这样继续波澜不惊地下去。
      然而很多时候,事实并非所希冀的那样。
    膝丸要被送走的那一天他们双方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左不过是在源氏亲族的手上,他们这样想着。然后便是分离,再然后-------那曾经他们并肩而立又空下的地方摆上了另外一振刀。
    所谓的永恒还真是易碎啊。诺言如此,亲族也是如此。所谓的兄弟之名不过是一个彼此的称呼而已,他们甚至没有互相叫起过对方的名字。不过这个世界上又有多少拥有着所谓最亲密的羁绊的人,在无常的世事中,在一次又一次的分离和选择中渐行渐远,慢慢背离,甚至是刀刃相向。试看那曾经没有什么能分开的源氏重宝,那对双子之剑不也随着跟随主人而走散了,甚至站在对立的立场之上。
     而这一点,在目睹了源氏内部的纷争乃至杀伐之后,变得尤为明显。
      “身为刀剑,却要模仿着人类给彼此冠以亲族的称呼么……一开始便是好笑啊。”
    髭切独自岿然立于刀架之上,自嘲似的轻叹一句。不知什么时候风起了,绣着朱鵺的帐子被吹起来了,把月亮洒进室内的光影割成了一块块。他一直很努力地试图想明白他对待那一振双生之刃的感情,然而在这个时代里,他是终究不会明白了。他微微俯身看了一下身边的那一振替代品,轻笑声几不可闻,却似乎引来了一阵烈风刮过。一时间树影摇动,纸屏风瑟瑟发抖。片刻的安静后,瞬间金铁声响,回音绕梁,谁碰倒了持尊端坐的刀架,谁压碎了锦绣勾画的屏风。混乱中,刀尖断裂的清脆声响回荡在空旷的部屋内,挥之不去。烛火被惊动打乱了房间内的光线,却丝毫没有影响到金发付丧神的笑容。
----------膝丸出源氏末,上令仿刀以替之,名小乌,余其二分,共奉于屏风下。不日子时倾覆,折刀尖止二分,耳后不详。

上篇    完
TBC

看完活击11集再看这点简直虐疯……
是啊,就算得到了人身,依然无法选择啊……

【薄樱鬼】半夜惊坐起的一个冲斋段子
打算写成长文,先记一下梗……这种一方死亡一方背负记忆独活的梗简直不能更美味……

【活击第七话】有剧透慎入

突然感觉活击是不是和刀舞撞梗了……这个黑盔甲跟刀舞二的伊达政宗黑盔甲蜜汁相似……中间打到一半还以为爷爷会被抓去变成黑爷爷……
以及爷爷的走位简直太神,忍不住全场打call加上高呼“还有这种操作”

【刀剑乱舞/一个意识流的本丸】白露为霜

#前方女审神者出没预警
#正剧向,后期应该会成暗黑本丸,但是绝不是广泛意义上的暗黑
#审神者不嫖刀,具体涉及cp开放点梗
#审神者有自设佩刀注意
#如果以上都可以被接受的话,那么,开始吧。

‖始之章‖
   “呐,你说……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啊。”
    漫不经心地扔下手中的笔,审神者靠在身后的屏风上,双腿交叠晃着向端坐在一侧的刀剑问道。
    彼时她的近侍是加州清光。 他总是顺着她的,或者是说他们之间看上去总是很亲密。从不同色号的红色甲油到幕末时代的着装风格,能聊的话题似乎无穷无尽。
    “我们作为刀剑男士的存在,当然是……保护历史!”加州清光正坐着,回答的无懈可击。然而审神者却噗地一声笑了,随后侧过身来,干脆毫无坐相地侧卧着.:“喂喂,别那么官方啊……你以为是在试卫馆呢?”她是不回避和她的刀剑们提起他们的过去和前主的,却总是能很巧妙地避开每一刃的雷点,用一个洞察历史者的口吻,去得到当事者带来的新鲜的故事。 
    “好吧好吧……真是拿主上没办法啊。”清光故作无奈地盯着她看。
     “不过说起试卫馆……我都忍不住去想那场集合了各流派高手的比试,会是怎样的一番盛景了……”
     “主上你的思维跳跃的很快啊。”
     “不行!一说流派我想起来了……我们天然理心流在那么一位优秀的武士处扬名,真是感觉好--------自豪的。”
      “容我提醒,主上是北辰一刀流的。”清光此时的表情又好气又想笑。其实他也不确定审神者所修习剑术的流派,只是在手合场上见到过她的出招方式——像极了曾经新选组里优秀的北辰一刀流门派之人。当然审神者也是立刻出言否认。“我也不是……其实我所用的刀法严格来说很杂,没什么明显的流派特征,具体为什么是这样我也搞不清楚……”清光知道她会这么回答,她是哪个流派的其实并不重要,“你是北辰一刀流的”此处更像是一个玩笑,一个只有他们俩才懂的梗。而且在说到这个的时候,加州清光总会有一种奇特的,只属于他和审神者的默契感。
     这也是加州清光很喜欢提这个梗的原因。
    “审神者大人。”此时狐之助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来,打断了两人对于刀派的交流。狐之助从门外进入,递给了一份时之政府向审神者直传的文书。
     “我明白了。看来,要发生一些有趣的事情了呢。”审神者阅毕,指尖灵力凝集,一阵蓝色的光芒将手中的薄纸燃尽。

TBC
    

【活击第六集的一些分析】
剧透注意。
感觉这一集反而疑点更浓了啊……
首先是婶婶那句话,“就算是你也不可以随时出现在我房间里”而那会儿爷爷已经不是近侍了,说明他和婶婶之间一定有秘而不宣的特殊关系……
其次是感觉他整个的态度就很迷……尤其是他出场的那几幕总是能莫名地带来不安感……感觉他是知道了什么的,和舞台剧爷爷差不多的存在……
骨喰和药研的对话中可以得知这个本丸是能得到出阵机会的刀不多但是个个都有练度……大概是要么不用要么集中练的类型……
以及提到了之前曾经两人出阵……不会是个flag吧……

#刀音2的一点小小的剧评#
part1
感觉过了那么久再讨论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可能有一些个人的想法,希望和平讨论,不接受撕逼,不喜请直接无视这篇文。

  今天终于用了一上午的时间看完了幕末天狼传,之前自己的是生肉根本看不明白,昨天被朋友分享了一份字幕以后才从头到尾撸了一遍。
  首先给他们打call!音乐和舞蹈简直帅气!小越的国广唱功爆炸,简直是开口跪,那清冽动人的声音啊~还有兼桑,满满的帅气~
  咳咳,好了,打call环节结束以后就是对剧情整体的感想。看完后大概最突出的感想就是拍的稍微欠一点味道【别打我,我真的是粉】,不得不承认新选组相关的题材是很不好拍的,因为要做到人物间关系与人物和时代间关系的融合,需要顾及的元素太多,这里又加上了刀对原主的感情,自然挑战更大。所以再看完以后,感觉剧情有三个方面硬伤。
    第一就是整体故事线的不明确。一般的故事都是开端发展高潮结局式,幕末天狼传的剧情感觉就是缺少了整体性,像是很多条故事线并行,最后还没拼到一起。故事进行到一半(大约一个小时左右)的时候才刚刚展示完人物的关系,由于时间限制后半部分的剧情发展过于快(比如安定对总司的感情转换,二姐和虎哥的两场互相救,刀们对各自前主信仰的理解,还有差点改变历史的总司去救近藤这件事)。
    尤其是最后总司救近藤那一段简直想吐槽啊!这么棒的剧情!!!来点灯光音效悲情bgm渲染啊!!!继续演下去啊!!!总感觉会有一场大战,比如清光安定对阵前主,剧情进入高潮什么的……,没想到让两位当事人几句话就结束了,结束了?刀剑们全程就站旁边看着啊,也插不进话?
   时间溯行军的目的非常模糊,中间零零碎碎地打了几场,最后一场打溯行军的戏完全是很快就过去了,没难度的感觉(好残念,为什么不拍一下新选组全体真剑啊!!!!)其实这一点我感觉问题不出在溯行军身上,因为能够展开并且大幅度渲染的元素太多,比如虎哥面对前主即将被处死,左右两难的心情,以及后面的总司做出的差点改变历史的举动,相比之下,刀男打溯行军这个本该贯穿全剧的事件反而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写着写着发现写了那么多,篇幅限制先一停,也许会有第二第三……吧。